廉价药话题持续升温 断供难题如何破解

  据报道,近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我国的大量有效廉价药消失了。据悉,廉价药没法保证医院的盈利,自然不会被医院重用,这背后,是以药养医的制度。

  对全国12城市40余家三甲医院临床用药情况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,国家和地方增补的基本药有500多种,而短缺的已高达342种之多。目前已经形成危机的有鱼精蛋白、银翘冲、维脑路通等大量廉价药,用于预防血栓栓塞性疾病的潘生丁消失了几近消失。

  一个毋容置疑的理由是,生产廉价药得不偿失甚至亏本。“外行”一定会说,既然亏本,何不实事求是调整价格?问题在于,廉价药是被药商当做竞标“药引”的。想要在竞争中夺标,药厂对于药品的价格需有所控制。即使原料上涨,生产成本增加,为保中标,药品的竞标价将不能太高。一旦药品中标,则意味着保证了销量,打开了医药市场。但由于药商为了争夺市场份额的委曲求全,“虚低”的药价药价本来难以为继,如再遇到原料调价,为了保证赢利,只有采取缩减产量或停产的方法。因此,所谓的“原料提价”,除了垄断现象外,也是在这种不情愿做、越做越小的生意下的恶性循环。

  此外,进入医保的药物,涉及基本医疗保险,药价就不会贵到哪里去。自然药厂就不会生产太多没有太大利益的药品。

  廉价救命药的短缺,原因是多方面的,有些确实是药厂获利微薄,甚至亏本赚吆喝,不得不忍痛割爱;也有些是中间商见无利可图,不愿销售,逼迫医院和患者改用其他高价替代药;还有些是医生不愿开药方,使廉价药销售不佳,终反逼药厂减少产量甚至停产。一些代理商爱拿普药与高价药搭配竞标,夺取市场,一旦拿到“入场券”后,因廉价药利润较低,投标人就会减少廉价药的数量规模,大力推高价药,以获取利益。

  面对如此纷繁复杂的成因,要想拯救廉价救命药,显然要根据不同的消失原因,采取不同的措施,这样才能取得成效。

  尽管药品不同于一般商品,但在市场经济下也具有商品流通的基本属性,这就无法给药品的制售强加额外的道德义务。如果从其中的各个环节实施政策性调控,恐怕也难以平衡社会效应和经济效益两方面的需求。鉴此,不如给“救命”廉价药开辟绿色通道列出廉价药的详细目录,从原料到生产制定出合理的利润标准,并纳入药品招标的具体内容和首要标的,同时,也把廉价药的应有作为医院医疗业绩的考核指标。这样才能在基本不损害各方利益的基础上,缓解廉价药面临的危机。这就如给救护车让出生命通道一样,等不及披荆斩棘重修捷径,而是用警车(政策)开道,让救护车(廉价药)畅通无阻。

  追求高利润是商业的本性,以利益的视角来考量,厂商都不慈善家,相信没有哪个厂商愿意充当“赔钱赚吆喝”的冤大头。事实上,廉价药走向消失的根本原因,在于现有药品管控制度的失灵,各个环节的相互脱离,使得廉价药的民生利益难以获得保障。医药既有公益性,也有市场性。因此,拯救廉价药,必须注重用好政府“有形之手”去干预,才能有效保障供应。

  一方面,大力畅通市场化保障渠道。对此,国家和一些地方都作出了一些努力,特别是自去年以来,国家有关部委联合制定了《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》、《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采购管理工作的通知》等文件,提出了改革价格管理、完善采购办法、强化综合监管等相关政策。期望通过这些政策,能够让更多的廉价药重新成为市场的“宠儿”。

  另一方面,积极推行公益化保障路子。不妨借鉴国外有益经验,建立经典廉价药品储备库,筹建非盈利性药厂,全力保障廉价药供应。此外,深入推进医疗体制改革,加大对药价虚高问题的治理,严厉打击医药行业的商业贿赂行为,切断医院与药品之间的利益链条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AB模版网 版权所有
苏ICP12345678  技术支持织梦模板  
友情链接: